采运矿设备的维修高手

点击次数:   更新时间:2020-10-02 08:12     作者:钻石赌场娱乐

  南丹大厂铜坑矿,世界著名有色金属之乡,王玉富用高超技艺,护卫着采运矿机械运行。

  这个年近半百的汉子,与铜坑矿结缘三十载,亦为此奋斗了三十载。他的勤奋执着,让他无论在哪个岗位都能脱颖而出;他的钻研好学,让他从仓库保管员变身柴油机维修大师,为企业无轨设备运行保驾护航;他的默默奉献,为企业降本增效数百万元。

  在广西华锡集团铜坑矿,王玉富做了5年的仓库保管员,在这个几乎清一色女工的岗位上,他所具备的工匠精神,让自己排除了性别困扰,对数千种进口备件序列号、备件名称、型号规格、单价及用途都了如指掌、如数家珍,以至于维修师傅只要一提故障情况,他就能把修理所需要的大部分备件准备好。

  正是这份用心,让他得到重视,被调入无轨维修车间从事柴油机维修工作。他从最基础的拆解旧柴油机开始,从清洗柴油机每个零件入手、辨识每个柴油机零件作用及要求起步,跟着师傅一步一步学习研磨轴瓦、装配备件、调整配合、调校油量及功率输出,尝试各个维修步骤和环节,淬炼设备维修技能。

  气门与气门座接触面积必须在70%以上,轴承座压盖螺栓扭力要达到34牛米……王玉富修理柴油机十分专注,将修理调试过程、相关数据等都记录在修理日志上,一年一本,至今已有十几本。日积月累,他仅靠眼睛、耳朵及一把起子,便能诊断柴油机的健康状况。

  铜坑矿是矿产资源宝藏,也代表了较高的开采水平,是我国较早实现无轨化开采的地下矿山之一。铜坑矿从德国进口的TORO400D柴油铲运机耗资450万元一台,一铲能装10吨矿石,王玉富是为数不多能修理这种进口柴油机的师傅。

  2018年4月的一天,303号铲运机在井下熄火,无法启动,多位师傅检查,均认为是内部曲轴抱死,需要更换柴油机。但是,王玉富到现场后,系统分析了故障现象,从进气系统开始逐步排查,最后确认为燃油减压阀卡死,排除了故障,降低了抢修费用,及时恢复了生产。

  成本居高,价格低迷,近几年来,有色金属行业进入产业转型升级时期,铜坑矿进入了“市场的寒冬”。为了帮助企业度过寒冬,王玉富及其团队开始摸索降本增效之路。

  ——以修理代替更新。铜坑矿每年都要进口多台柴油机,一台进口柴油机售价30万元,价格昂贵而且供货周期长,这让王玉富和同事们投入“修理”的劲头更足,从2017年至今,他们大修、中修柴油机为企业所创造的价值不少于200万元。他们还将可以修复使用的铲运机各类油缸、齿轮泵、差速器、变速箱等部件精心修复,降低采购量,每年为铜坑矿节支七八十万元。

  ——利用旧件。工作闲暇时,王玉富带领他的徒弟,对几十台报废的柴油机缸头、缸盖、油冷却器及标准件进行拆解,利用这些功能未失效的备件,每年为铜坑矿节约成本20万元。

  王玉富有个心愿,希望能在退休之前多培养几个柴油机维修徒弟,为铜坑矿多储备些人才。

  每天面对冰冷的机器,与油污泡在一起,柴油机维修岗位单调、枯燥、脏,很多年轻人认为这份工作不体面,纷纷离职,现在能和王玉富坚持下来的不过两三人。

  “一花独放不是春,百花齐放春满园。只有发挥团队力量,才能做成更多的事。”教授技艺,王玉富并没有“留一手”的传统观念,工作中,他既向年长的师傅请教修理技术,又毫无保留地向同事、徒弟分享自己修理柴油机的经验或心得。

  “跟着这样的师傅,我能学到更多东西。”30岁的温志恒是王玉富现在带的一名徒弟。刚转岗没几个月的温志恒,从最基础的拆解旧柴油机、辨识每个零件做起,如今已进入防滑差速器、变速箱等部件的修理阶段,整个过程,王玉富都手把手传授他“望、闻、问、切”的绝活。

  王玉富的心愿也是企业所盼,华锡集团计划通过打造“技能大师工作室”,搭建培训平台和人才孵化车间,以赛促技,拓宽学习交流渠道,健全和完善师带徒制度,让王玉富这样的工匠大师在技艺传承上继续“发光发热”。


钻石赌场娱乐